【赵谭】老坛酸菜13

白板鸦:

赵启平拿着他的包,朝医院大楼走去。他感觉自己现在就像个八十岁的老头子,跺跺脚就浑身肌肉酸疼。谭宗明昨天把他折腾得够呛。还好意思跟他说不会伤到筋骨,他这散了架似的一把老骨。居然还有脸跟他说是他自己弄得太紧张,拉伤肌肉。他怕疼,不紧张难道要跟他一脸陶醉!想起昨天无缘无故挨得那顿鞭子,他现在就想从谭宗明身上咬一口肉回来。


一个冒失的男人从一个女人身边走过,撞了她一下。中年妇女想朝他喊:“你这小青年怎么走路……”,就看到男人从挎包里掏出一把小刀,朝他面前最近的一个年轻人走去。她“哇呀”一声大叫起来。


赵启平回过头去看那个大喊大叫的女人。


一个戴眼镜的男人拿着刀子冲到了他面前。


“赵启平。你去死吧!”


 


安迪一把推开了老谭办公室大门。“赵启平在医院门口被人袭击了!”


谭宗明从转椅上站起来,“桃色纠纷?”


呃……应该也算吧。安迪朝他点了下头,补充了一句:“不过捅他的人不是他前任。”


……老谭跟着“喔”了句。


跟在CFO身后的秘书小姐看着他们两个,忽然感觉他们还真是绝配。她提醒了一句,“人应该没事吧?”


人在医院门口出事,要上手术台连救护车都不用叫。这还需要担心出人命吗?老谭和安迪看了看她。怎么让她感觉自己是在问一个很傻帽的问题。


都说祸害遗千年。谭宗明坐回他的老板椅上。赵启平这只妖孽要说忽然嗝屁就嗝屁了,那他还真打死也不信了。


他给老严打了个电话,交代他托关系找下人,务必要把伤了赵启平的那个,能关多久就尽量关越久。花钱是小事。


 


赵启平陪着夏小姐坐在派出所里等着人民警察处理那个四眼田鸡死变态。这次还要是只关个几天就放出来继续祸害人类,他赵启平还当真敢拍个胸脯跳起来,到六院出一张内伤证明,讹也要讹死这王八蛋家只会生不会教的父母。


 


安迪在老板办公室里问老谭去不去接人?他要是不去魏兄就要过去接赵医生了。谭宗明立刻找司机出门。


他一阵风似地从她面前跑走,把她丢在了原地,让安迪实在没什么想法。


 


传闻中的“赵启平女朋友”终于一现庐山真面目。谭宗明站在门口,看着椅子上坐着的那对小情人。夏小姐要比曲筱绡长得营养充足,不过身材也不算胖也不算瘦,肯定是没安迪漂亮了。既然没能到达安迪小姐的水准,谭宗明也就不怎么提得起兴致去认真研究一个小姑娘了。


结论:夏小姐基本上属于长相比较安全的女人,激发不起男人太多的冲动和舍生忘死。


赵启平要是钟情吃这道菜,他谭宗明就把自己的头砍下了。


夏文娟在椅子上抬了个头,就看到办公厅大门口站着一个男人,眼睛直勾勾地落在她身边的赵启平身上。她心里咯噔了一下:人民警察的地盘,不会也刚好碰到个变态吧?


她推了推赵启平的手臂,赵启平抬头看看她,跟着她的目光望向大门口。什么呀,这不是日理万机的谭总嘛,丢下晟煊里的美女们不顾,跑到外头乱勾引起小姑娘来了。


他朝他笑了下。谭宗明就朝他们走过去。


最近夏小姐被跟踪狂纠缠得厉害,没太注意身边的八卦,不过据一些知情人士说,老赵前阵子在微博上发春,有些流言蜚语在瞎猜测他可能被一个男人勾搭上了。


至于为什么是男人?不知道。反正流言里就是这么说的。


夏文娟看着面前走来的这个人,感觉这个传闻挺靠谱的。


 


跟踪狂被关起来了。危险警报解除。夏小姐重获新生。可以出门浪了。


她定了三张《X战警:天启》的电影票,请赵启平和他男朋友看电影,赶在天启下映前,贡献一下自己做为EC迷的一份票房。


大屏幕前夏小姐在为万磁王的初恋回忆杀着迷得快要丢了魂。


一个VIP包厢里,就两男一女三个观众。


老谭坐在情侣座椅上,背靠着椅背,一条手臂搁在一旁的靠背上,一条手臂搭着赵启平的肩,鼻梁上架着一副3D眼镜看两个男人在跟前谈情说爱。


赵启平:“其实在漫画里,X教授比电影里的还要宠万磁王。漫威世界里有无数个平行世界,他们几乎谈了无数次轰轰烈烈的爱情。”


“那在其它的平行世界里,你觉得我们已经谈过了多少次恋爱?”谭宗明把嘴唇贴到他耳边轻声问。


赵启平压低声音“盒盒盒”地笑。


 


电影院出来,换赵启平为夏小姐洗尘,请吃饭。他们聊了歌德、黑格尔、简·奥斯丁、王小波……谭宗明说女孩子少看一点王小波的书为好,会把品味降低的。说完看了看一旁的赵启平。


赵启平说自己就喜欢王小波了,问老谭什么意思?


谭宗明笑笑,评价王小波的文太流氓,也太带着作者自己的鲜明特色;一边在文字里耍流氓,一边又装纯情。陶醉在被高跟鞋根踩在脚下的受虐快感,又要大声呐喊性的不自由。恰相反,谭宗明就喜欢把西装穿得笔挺,把衬衣纽扣扣得整齐,然后在餐桌底下两个衣冠楚楚的男女玩调情。


这不是很赵启平吗?他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


夏小姐不说话,笑了笑。根本就是两个大流氓。


谭宗明趁着夏小姐在手机上练打字,靠近赵先生耳边:“青铜时代,王二被土著人扒光了绑在一棵大树上鞭打,疼并快乐着。你呢?”


赵启平放在桌子底下的手伸过去,在他大腿上拧了下。


夏小姐并没有听全老谭那句话,继续就刚才他对王小波的流氓评价,接道:“对了,你相信吗?这家伙居然在我生日的时候送我一本《穿皮衣的维纳斯》。”


谭宗明点了点头,“超感觉。”并用脚尖在桌子底下踢了踢赵先生的脚踝。


“呸。是小黄书始祖。我只是某个时期正好对人类文学史上第一本色情小说的头衔发生浓厚兴趣。我对小说内容并不感兴趣。”赵启平反驳得义正言辞。他的手指在手机上飞快地敲着字,在微信里警告谭宗明不许再揪着“皮鞭”话题不放,小心他收拾他。赵医生可是骨科专家,拆人骨头最在行。


谭总说他是资本家,吃活人也很在行。


【那你应该去看沉默的羔羊】


【为什么】


【汉尼拔吃人】


谭宗明嘴角浅浅勾了勾。【变态吸引变态】


呸!【“我们不是变态。我们只是比较容易吸引变态。”】


“好吧,威尔·格雷厄姆先生。”谭宗明对赵启平说。


夏小姐对他忽然冒出来的这句话一脸不解,问:“你喜欢‘舌尖上的美国’?”


额……舌尖上的中国有听过,舌尖上的美国不懂。谭宗明摇头。


 


今晚和夏小姐的晚饭吃得还算蛮有趣。谭宗明让自己的司机先送夏小姐回家。他和赵启平去逛了趟超市。赵医生家的冰箱只塞了啤酒,这让谭总很不满意。他要求不高,至少冰箱里还该有几瓶纯净水,并不一定非要是依云牌子的。


赵启平往超市推车里塞了半车“爱夸”,问他够不够。谭总捡起一瓶,看了看瓶子上的出产日期,跟他说:“水放久味道也会不好喝,这个日期不太好。”


他还给他一套一套来了呀哈?


“喝白开水去吧你。”赵启平把半推车水又摆回货架上。


谭宗明叹口气,拿了一瓶爱夸在手里,跟在赵启平推着推车的身后。


赵启平问他:“我的小情人在你家还养得好吗?”


“……好,我家管家养它比你养得有爱心多了。”


“我觉得我养得挺好的呀。”赵启平回头看了身后的人一眼。


“不,我觉得洛比跟着你很缺钙。”


“去你的。”


 


魏兄忽然给赵医生发了一条微信。


【能问一个比较私人的问题吗?】


【干嘛?】


【你爱上谭宗明了?】


这还真不好回答。他还爱吃蛋包饭呢。当然日本寿司也不差,韩国烤肉他也喜欢。爱不分程度跟范围和限定的话,基本上他算是一个博爱主义者。


赵启平:【你想干嘛?】


【提醒你一句,你和谭宗明两个爱情游戏可以,爱情过了头,两个人都会吃亏。】


【比如?】


【比如下一次谈分手,就可能是老谭冲到你医院门口拿把刀子去捅你。】


赵启平“鹅喝喝喝”笑着。图书馆的其他人在看他,他马上闭上嘴。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情深。他还是那句话:感情是不理智的。“她”来了,你就只能成为“她”的奴隶,跪在“她”脚下,让“她”的高跟鞋踩你,让“她”手里的皮鞭狠狠抽在你背上,而你只能像条哈巴狗似地跪着对“她”摇尾乞怜。


这听起来有点糟糕,可一个人掉进爱情里还能保持绅士,他并不认为这个人已经抓住了爱情。爱情盲目而疯狂。它撕裂你的情人也撕裂你自己。


他真的觉得魏兄该更放开自己些,面对安迪,让自己更投入,也更失控些。你爱一个人,注定是要去做“他”的奴隶的,既然你已经选择这样一个人来做你的奴隶主,那就大方地解放你自己,让他在精神上、肉体上奴役你,栓着你,鞭打你。不要害怕丢脸。因为你爱他的冲动绝对强烈过他对你的一切羞辱和折磨。


倘若你已经成为对方爱情里的奴隶,你做不了自己的主了。你就等着死在“她”手里。


魏渭等了半天,赵启平都没有回复。他忽然犹豫着是否该去再问他这样一个问题:你为什么会爱上了老谭?


【你为什么会爱上了老谭?】


赵启平看着它,浅浅笑了笑。走到了文学类专区,在一排武侠小说里,在排列着温瑞安的小说里,从《说英雄》系列里抽出了一本。


他拍下了它的封面,发给魏兄。【因为他是上海金融界的帝王】


魏渭看着微信上《群龙有首》封面,拨了个内线要秘书替他去买本书回来。


“温瑞安的《群龙有首》。马上要。”


秘书小姐放下老板的电话,望了眼窗外的大太阳。心里只有一句话想说:神经病呀!


 


魏渭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翻着手里的小说。很多年前他翻过,那时候温瑞安写它还是个坑,当然,现在它们也还是。


……戚少商在一个夜月里,手里拿着一朵花,一边想着自己曾经的情人,一边走在去见现在将要去爱的一个女人的路上。


李师师做为一个名满天下的名妓,追求她的有才华横溢的文人名士,有武功盖世的大英雄,可她最终爱上的,确是一个既不专情又很怕死,并对他的江山和人民都没什么担当的风流天子赵佶。


她爱他,愿意为他舍弃自由,舍弃她自己。因为他是这个天下的皇帝。


单是他是皇帝,单他爱上她,已彻头彻尾地打动了这个早已世故的女人,让她几乎忘了一切的计较和得失,去为他舍生忘死,不要一切……


魏渭带着一丝苦笑合上了手里未翻完的部分。看到李师师对赵佶的相思似乎看懂了赵启平想对他说的那些千丝万缕。


这样含蓄的表白,让他对赵启平还真有点不适应。


忽然他很想把手里的这本书送到安迪面前,跟她说他也愿意像书里的女主角那样……不对,安迪不是谭宗明,她不是晟煊的女君主,她只是谭总的CFO……而且他的身家比安迪高。


魏总叹了口气。


看来别人的情话也不都是适合所有人的。


2016-7-22


请无视存在时间上的bug,当听说天启上个月就已经下映时,处在高温天气很久很久的我实在想不起上个月到底热呢还是不热呢还是一般热的呢还是也超级热……雅俗共赏,其实我一直很喜欢下巴里人,比阳春白雪有人情味。所以千万别说我俗,只是恶趣味比较浓厚。

评论
热度(63)
  1. 第四面墙白板鸦 转载了此文字

© 第四面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