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衍生]澜沧江上 21

你看我不到看我不到:

简书账号被举报了,所以目前正在搬家,工程比较大,旁友们不要急。


以后大概是AO3和不老歌一起用,目前不老歌是好的,AO3还在搬……以及改链接特别体力活。


每到搬家才能意识到我开车的频率有多高……叹气。






21  其实也就是一盒子土特产嘛


 


下楼梯的时候洪少秋走得不快,带点蹒跚,季白伸手搀了他一把:“洪哥?”


“没事没事,走了大半夜有点累。当时不觉得,这一放松下来啊,”洪少秋苦笑,“诶,还是平常缺少锻炼。”


奈温的保镖赶上来扶住洪少秋的另一边胳膊,说话的语气听着略微有些生硬,但脸上是笑着的:“洪教授,将军说要为您安排果敢最好的房间,请跟我来。”


季白和洪少秋极隐蔽地对视一眼,乖乖跟着保镖上了赌场四楼,拐进并不太长的走廊,最后停在楼道中间靠后的一扇门外。保镖踮着脚从门框上取下钥匙交给洪少秋,笑道:“整个四楼都是贵宾才能住进来的,教授您放心。将军平常就住在楼上,”他指指头顶,脸上露出一点艳羡来,“这是整个果敢戒备最严的地方。”洪少秋嘴里应着,推开门看了一眼,配置和国内的四星级差不多,估计在果敢就算是第一流的了,至于奈温会不会在屋子里装监控……防着点总是没错的。


季白刚想进去,保镖把他叫住了:“阿季,最近我们人手缺得厉害,将军说让你先排进巡逻队里,等订的材料机器到了再来给教授帮忙。”洪少秋动作很小地往那保镖手里塞了两张张湿漉漉的粉色钞票,笑得特别自己人:“拿着买盒烟抽,”他顺手把季白推进屋里去,“我们一宿没睡觉从那边走过来的,又累又困,先补个觉再让三儿找你去,行吗?”


奈温仍然待“洪教授”以上宾之礼,名为优待实则控制活动范围,这种情况他们事前预计到了,不算最好,但也说不上坏,有些时候还能多少管点用,比如说现在。保镖并不是很坚决地把钱推回来一点,洪少秋立刻大包大揽把事儿应承下来:“将军要问,你就说我留三儿有点事,我亲自跟将军解释。”


保镖犹疑着向屋里张望一回,最后看在钱的面子上勉强答应,又嘱咐洪少秋,说是晚上的巡逻十点开始,让阿季千万别耽误了——毕竟两百块钱能买到的面子也就那么大一点儿而已。


打发走了人,洪少秋进屋关门,回身就看见季白上半身瘫在床上俩腿儿还支在地下。他打了个大呵欠提溜着季白T恤领子把人薅起来踹去洗澡。季白梦游似的拖着脚往浴室里走,肩膀重重磕在门框上,整个人一趔趄,歪斜着晃进浴室,洪少秋乐完了自己也跟过去,伸手去搂季白的肩膀揉揉:“累坏了?”


季白眨着眼睛,要反应一会儿才能明白他说了什么,呵欠连天地嘴硬:“还行,不怎么累,就是困。”


洪少秋搂着季白把花洒开到最大,借水流声掩护和他咬耳朵,看上去像极了调情:“还在防着我们,所以想把咱俩调开,唔,也算是试探。”


季白扭头也去吻他鬓角,情意绵绵的:“没关系,我可以每天结束巡逻来找你,不过要到下半夜——估计咱俩这点事将军已经知道了,就假装恋奸情热呗。”


洪少秋啧了声去脱他裤子,大拇指贴着腹股沟往下走,带起一阵令人满足的颤栗:“假装?我还以为我们是真的恋奸情热。”


季白闭着眼睛小狗出水似的一通甩头,后脑勺咚地磕到洪少秋脑门上,疼得咝咝吸气:“我是说我们假装‘奸’的那部分好不好!”


“我觉得那部分我们也不用假装……”洪少秋还要往别的地方摸,季白手劲儿很大地拍开他,压着嗓子又哑又低地说:“洪哥,点到为止差不多得了啊,我晚上还得熬半宿,先让我睡一觉。”


洪少秋捏捏他颈子后面那几节凸起老高的骨头,又蜷了手指用指节刮过去。季白本能地一缩头,回头瞪他,洪少秋遂特别满意地说:“就现在这个状态,保持住,太情热了也不对。”


季白草草洗了一遍就扯下浴巾往身上裹,听了这句笑出一排白牙,嘴角尖翘着冲洪少秋扬起来:“您放心,现在已经凉得差不多了。”


话虽这么说,两个人还是光溜溜搂抱着睡了十分踏实的一觉,甚至踏实得有点儿过分。季白平常只睡两小时就足够,缉毒大队里有名的充电两小时待机一整天,这回居然睡到闹钟响了还不想起,迷迷糊糊伸出手去找手机想把闹钟按了。洪少秋皱着眉毛把人彻底推醒,季白瞄了眼时间,一骨碌翻起来往身上套衣服,裤腿上沾了泥,干透了硬邦邦的,拍两下就哗啦哗啦往下掉土渣子:“洪哥你接着睡吧,我估计天亮前回来。”


“我打算去赌场转转。”洪少秋坐起来,顺手拉开床头柜往里看了一眼,眉头拧得更深了。抽屉里头整整齐齐摆着一溜“用品”,除了套子之外,还有裁成长方形的一沓子锡纸和打火机,用彩色玻璃做的冰壶,吸管是一次性的,长短不一码在旁边,也有密封的医用注射器,再往边上是只古色古香的红木盒子,打开来里头是各色各样的药片和粉末,都装在小小的密封袋里,一个挨一个的排着。


季白瞥了一眼,笑了:“洪哥,将军确实给的是果敢最好的房间,”他近前翻了两三下,修长手指从里头拎出十来粒微微泛黄的药片,“这可是好货色,往广州香港走的,单这一点儿在夜场里就要千把块呢,你算算这一盒子要多少钱。”他把那个装着药片的小塑料袋轻飘飘往洪少秋脸上一掷,“慢慢嗨啊。”


洪少秋过去把人往怀里一抱,腰往前拱了两下,腿间那个东西便隔着裤子撞在季白屁股上:“我要是现在嗨了,待会儿赌桌上还不输死我?出来的急,一共也就这么点钱了,不赢点儿怎么行。”


季白要笑不笑地掰开他手腕子:“听说鸡街新来了泰国朋友,洪哥不去试试?”


洪少秋一巴掌拍在他屁股上:“我要赢了给你吃红,现在滚吧。”



评论
热度(707)

© 第四面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