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铁血]Violet Mars Gods - 21 [噬神者AU]

太阳黄鱼的基地:

周更?现在是周更的节奏么?


恩看起来似乎也不错……


但是务必的想写点需要报警的文来调剂一下呢………………可是这样的话就无法周更了……哎……


最近写文流水账的不行呢……(说的好像以前不流水账似得!)


哎,只要剧情能推进就行,文笔暂且管不上了本来也就不是讲究文笔的料……orz……




——以下正文——




超声波发生器的安装告一段落的时候,名濑他们也正好找到了三日月。当时他正在徒劳地清理着掩埋住通道的碎石。爆破用的炸药即使可以炸开一段通道,但是引起的震动却会让顶上掉落更多的碎石,重新把通道堵上。最后,拉芙塔一边骂着笨蛋一边把铁华团的王牌神机使从洞里拖了出来,带回了峡谷上方的集合点。




三日月的情绪低落到即使他惯常的面无表情也没法帮他掩饰这一点。于是其他人也跟着不知道说什么是好。对于奥尔加的安危,所有人都很担心。但三日月却超越了这个‘所有人’的担心范畴。就好像他和奥尔加的关系一样,不是普通的战友、同伴这个等级的——这几乎是铁华团的所有人的常识。


所以,他现在正远离着围在超声波成像器周围的人群,独自坐在峡谷边上,周身都散发着一股生人勿进的肃杀气息,连向来神经大条的西诺都不太敢去多搭话。


“现在的三日月好可怕呢……感觉随时都要手撕两头荒神的样子。”不自觉地绕到昭宏身边后,西诺悄悄地抒发起自己的感想。


“……恩……就好像上次月读的时候那样呢……”昭宏则是一边等待着探测结果分析,一边远远眺望了一眼峡谷边上的三日月,忍不住想到了那一次任务中所感觉到的相似的压迫感。


“啊?什么?”


“就是上次碰到月读的时候,奥尔加被月读的攻击弄伤了的事儿吧?”同样没事干的尤金也凑到他们旁边,搭上了话,“那个时候一下子就暴走起来的三日月的气势真的很吓人呢。我差点都动不了。”


“恩,我也是。”昭宏认同地点点头。


而西诺则歪过了头,“动不了?三日月能做到那样的事情吗?”


“唔……应该不能吧。大概只是那个时候太紧张了。”尤金摇了摇头否认,“只是说,三日月那家伙啊,只要奥尔加出点事,他整个人就会变得很……怎么说呢……变得有点非人的感觉。”


“变得有点像是……荒神……?”昭宏用很轻的声音说出了他苦心思考的形容,回想到了小时候第一次直面荒神时那种一摸一样,令全身无法动弹的压迫感。随即他用力摇了摇头,“不,应该只是错觉吧。”不管怎么说,将同伴形容为荒神,始终太过失礼了。


“嗯……奥尔加能没事就最好了。”最后,西诺敏锐的直觉指出了重点,“不然三日月不知道会怎么样……”


“是呢……”另两人认同感十足的点了点头。




没多久,机械的蜂鸣声和比斯凯特透着兴奋的声音响了起来,“山体内部有图像了!”


“噢噢,那有看到奥尔加在哪里吗?”尤金立刻回到终端前,急切地问。


“还不到那一步,现在只能确定山体内部的情况……唔……似乎很糟糕……”比斯凯特放大了内部成像,看着大部分因为崩塌而被堵塞的洞穴通道,语气凝重了起来,“总之……先把三日月叫过来吧。”


“哦,我去叫!”昭宏很快起身,转向三日月所在的方向,看到要找的人正一脸严肃地跑了过来,“三日月,来得正好,刚才……”


“抓住身边的东西,地面又要动了!”三日月直接打断了他的话,喊道。




众人正感讶异的时候,大地就如三日月所说的那样,再一次剧烈的震动起来。而且这一次的强度比第一次还要巨大。原本三日月所在的悬崖直接裂开崩塌到了谷底。


震动持续了好几分钟,伴随着从峡谷深处传来的山体崩塌轰鸣声。


一直等到摇动渐渐平息下来后,众人才放开身边抓紧的物体慢慢直起身子。


“比斯凯特,山体内里面的情况?!”名濑第一个反应过来要查看这次地震后的情况。


参谋按他说说的飞快地刷新了内部成像图,所看到的场景更加让他绝望,“比刚才的情况还要……原先峡谷内的空洞全部塌方了……啊,这个是……!!”




“喂!三日月你要去哪里?!”同时,发现了三日月正要朝峡谷入口走去的昭宏喊住了他。


“下去看看。”三日月简单地回答道,并未停下脚步。


于是大个子的神机使只好一把抓住他的手,“我知道你担心奥尔加,我们都很担心!但你现在下去也无济于事!如果再有余震的话……”


“待在上面也无济于事。”


“都给我住嘴!”名濑朝着马上要争吵起来的两人吼了一句,然后指了指屏幕一段的闪烁信号,“收到奥尔加的信号了!”




“哎!?”所有人都愣住了,看向了终端旁边的比斯凯特和名濑。


“是奥尔加手环上信号,一直因为信号干扰而收不到,但是刚才的地震过后,干扰好像消失了,于是就突然出现了。”参谋用些微颤抖着的语气解释道,“只是他的坐标……在我们很难救援的地方…………”






————






又是那个噩梦,是奥尔加很久没有做过的那个噩梦——自己被荒神追逐,吞噬,最后甚至变成了荒神的梦。但是这一次,梦境没有在那个可怕的地方中断,变成荒神的他蜷缩在一片漆黑的虚无当中,他想要动却动弹不得。浑身充斥着乏力和疼痛。直到一道白光打破这种黑暗。


白光接近着他,渐渐形成人形,奥尔加想要抬头仔细看看是什么在接近自己,却动弹不得,甚至连眼皮都无法完全打开,勉强撑开了一条缝。


模糊不清的视野中,是个子很小的人,笔直地走到了自己身前。对方的皮肤苍白的像是在发光一般,于是显得更加的模糊不清,只能看到光影与轮廓在移动,以及一些混在耳鸣当中的模糊不清的声响。


然后奥尔加感觉到非常冰凉的手掌碰触了自己的脸,完全不像是人类的肢体会拥有的温度。但是,不可思议的,在被碰触到的时候,身体各处的疼痛似乎在慢慢减轻。他费力地抬起眼睛,想要看的更加清楚一点。




他看到了一双湛蓝的眼睛。过于清透而显得独特的色调只有在那一个人身上可以看到。


“三……日……?”他无力的念着同伴的名字,却无法听清自己是不是真的发出了声音。


冰凉而苍白的手掌轻轻移到了他的眼睛上方。然后奥尔加的意识就再次模糊飘离了起来。在回归到彻底的黑暗之前,他突然想到,在他第一次见到三日月的时候,那场他自己都分不清到底是现实还是梦境的邂逅里,那时的三日月的皮肤也是一样的苍白和冰冷……




之后又不知道过了多久,全身各处的疼痛渐渐地唤醒了奥尔加的意识。轻轻的呻吟了一下后,他强迫自己睁开眼睛。


他神机上的人造核心的微弱光芒成为了黑暗的地底洞穴里唯一的光源。然后他才慢慢想起来之前的事情,为了躲开那头荒神临死时的自爆,所以他跳下了那个深不见底的大地裂缝里。但最后还是被卷入了爆炸的气流中,结果现在就是这样浑身疼痛的躺在这个不知是何处的地底洞穴里。


他看了看自己身上破破烂烂的衣物,然后试着动了动身体,几乎每一块被牵动的肌肉和骨骼都在悲鸣。本能地因为疼痛缩起身体后,全身各处再次爆发出了更多的痛感。




所幸的是,奥尔加对于疼痛的忍耐力还是很高的。他咬着牙撑起了身子,心想没有摔死已经是万幸了,只要没死,剩下的就都能交给自己的恢复能力。坐在地上喘了几口气,从疼痛中缓过来后,他找出了包里的照明棒,折弯了一根给周围提供了更亮一点的光源,然后才环顾起四周。


他现在所处的地方和之前的洞穴完全不同,四周的洞壁上浮现着树皮般的纹路,不像是普通的石质岩壁。地上和洞顶到处蜿蜒攀附着巨大的藤蔓和根须状的物体。也许这就是他没有直接摔死的原因——他举着照明棒看着顶上的几根被扯断挂下来的藤须。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他伸手摸了摸身旁一根半嵌在地面中的藤蔓,木质表层似乎经过了长久的时间都已经化石化了,触感粗糙却坚硬。


“这里……到底是哪里啊…?”他把自己的神机当做拐杖拄着站了起来,但是立刻涌上脑袋的晕眩感让他又跪了下来。不得已之下,他只好继续跪坐着等待晕眩感过去。同时,他下意识地摸了摸耳朵里面的通讯器。让他惊喜的是之前一直占据了所有通讯频道的杂音不见了。


试着联络了一句后,不出几秒钟,比斯凯特的声音惊讶又焦急到几乎失声地在他耳机里响了起来。


<……奥尔加!!你没事了吗!?>


“比斯凯特吗?……啊,我还活着。”他有些虚弱地回答道。通讯信号的恢复让他感到安心了一些。


<太…太好了……真的是……我们昨天收到了你的手环信号,体征读数全都低的可怕,又怎么也不回复我们的联络,真的是……>参谋的声音似乎因为哽咽而停顿了一下,过了会才恢复了平静,<……总之,你没事就太好了……>


<奥尔加!!>新的声音切入了他们的通讯,是三日月,他一直平稳的语调此时也显得有些紧张,气息也有点急促,背景里面还伴随着各种嘈杂的声响。


“哦,三日,你安全的逃出去了吗?”听到三日月的声音更加让他松了口气,但背景音让他奇怪了起来,“你们是在战斗中吗?”


<是的,但是很快就会结束掉的。然后就去找你。>


“是吗……”


<比起担心三日月来你是不是应该更加担心你自己啊喂!>名濑的怒吼声也加了进来。之后紧跟着尤金的附和。


“……我没大碍,都是可以恢复的伤势……”虽然现在连站都站不起来,他有些无奈地想。但是只要给与足够的时间来恢复,他的体质扛得下来。


<不是说那回事!是说你……哇啊!>


<达令!战斗的时候不要分神啦!>拉芙塔的声音也从旁边传了过来,听得出他们正在紧张的战斗当中。


<哦,抱歉抱歉……>


<名濑先生,三日月,暂时先集中在你们的战斗上,奥尔加这里先由我来说明情况吧。塔卡基,你暂时替我做一下战场通讯。>比斯凯特中断了他们的交谈,操作了几下键盘,<我先暂时分开我们的频道。>




之后,奥尔加耳麦中的嘈杂战斗声响消失了,接着他听见了参谋疲劳地叹了口气,随后才开始了和他的对话。


<奥尔加,你现在的身体状况……感觉怎么样?>


“除了爆炸和坠落造成的外伤以外……嘶……应该……没有太大问题。”一边轻轻活动着四肢关节,检查着自己身体上的伤势,奥尔加一边回答了比斯凯特的问题,被牵连到的伤口痛的让他抽了口冷气,但是他很快忍耐了下来。


<虽然想问你到底在底下经历了什么……不过,我想问的是更加重要的情况,你距离上次注射偏食因子已经过了24小时了,我们更担心的是你的身体会不会被神谕细胞侵蚀……>


“喂喂,我早上出发去迪瓦兹前才注射过。从我失联开始到底过了过久了?”


<从通信回复,也就是第二次强地发生后,已经过了接近19个小时。>


“19……小时?!”他瞪大了眼睛,有些难以置信。


<所以,虽然现在你的手环传过来的神谕细胞活跃度还在正常范围,但是我还是想要你亲自确认,现在你的身体状况,到底怎么样?>


“呃……并没有异变的征兆…”他说着,看了看自己的手,没由来地想起了那个噩梦,“比斯凯特,我现在在哪里?”


<从你的坐标来看,是在距离峡谷6千米的西面,深度比峡谷洞穴的最低点还要往下700米的地下空洞中。我们现在正在前去救援你的途中,路途上荒神比较多,稍微要花一点时间。>


“……掉到这么深的地方了吗……你们从什么地方过来?”


<唯一能够通到你所在之处的入口,是研究所研究所东北面的亚尔青特矿井。我们现在已经在矿井最底下的矿道中了。>


“亚尔青特矿井……等等,那里不是禁区吗?!我记得是因为矿井下的神谕细胞浓度不同寻常,所以被加拉尔霍恩完全封锁起来了。”独特的地名敲响了奥尔加的警钟。


<是的,但是已经获得了法里德少校的进入许可。>


“…………”听到了意料中的名字后他沉默了一会,然后沉下了声音问道,“他现在和你们在一起吗?”


<不,他说要准备其他的救援手段,留在铁华团的基地里联络加拉尔霍恩的火星支部。但是我们不想做无谓的等待,所以和塔宾斯一起先来这里了。>


“是吗,那战况怎么样?棘手吗?”


<虽然荒神数量不少,但都不值得担心。反倒是……>比斯凯特的声音低了下去,这让奥尔加有一丝不好的预感。


“怎么了?”


<三日月他……从昨天开始就一次也没有休息过,一直在最前线和荒神战斗。这才是让我比较担心的。>


“什……这太乱来了,为什么不阻止他!?”


<我们都劝过啊。应该是因为你失联太久,他一定很担心吧……所以,整个人都处在失控的边缘……怎么说呢……有点可怕……>参谋声音越说越轻。


“他大概觉得是我会失联是他的责任吧……所以才会这么焦急……”奥尔加有些无奈地低下了头说,“比斯凯特,把你们的地点告诉我,我来和你们汇合,这样的话三日月…你们大家都可以早点安心下来了。”


<……不行!太危险了!>比斯凯特听到这话,一下子紧张了起来,<你所在的地方相对来说很安全,但是跑到矿井里的话,不知道会碰到什么。我们这么多人都清理得这么艰难了,你一个人,还是受伤的情况下,不可能的!>


“但是傻乎乎在这里等待也不是我的风格……”


<奥尔加!有三日月一个乱来就够了,你不要跟着一起!说实话我也24小时没睡觉了,你再添点乱的话,我可不知道我会做什么!>


“……呃……对不起……”对于参谋难得的激烈态度,自知理亏的奥尔加也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知道的话,就好好在那里休息养伤!我们会尽快赶到你那里去!>


“是……”奥尔加叹了口气妥协,“至少让我和三日月说一下,让他适当休息一下吧。”


<……哎,好吧。的确除了你大概也没人说服得了他。等他们把周围的荒神解决后,我就把你们的通讯频道接上。>


“啊,拜托了……”




通讯暂时地告一段落。奥尔加轻喘着气,双手撑回地面,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一直滑到下巴,滴落在地。眼前的景象也模糊了起来。


身体的状况似乎比他预想的还要糟糕,所以他的确没办法反对比斯凯特的建议。


明明自己有着很强的恢复能力,19个小时的昏睡本应该能让大部分普通外伤都恢复了。但现在不仅仅身体上还残留着时不时作痛的伤口,渐渐开始强烈起来的空腹感也让他使不上力气,甚至两眼发黑。


看起来之前应该伤的不轻,而且恢复也是需要体力的,长时间未进食可能也是恢复变慢的原因。更不用说刚才被比斯凯特所提醒的偏食因子摄入周期的问题了。




他皱着眉头默默推算着自己的身体状况,无意识地抬手摸了摸额头上的汗水,就在这个时候,他的眼角瞥见了山洞的角落里跑过了一道白影。


但是等奥尔加惊讶地抬起头环视四周的时候,周围却仍然寂静一片,根本没有任何会活动的物体。


“……幻觉吗……?”他揉了揉眼睛,思考着是否因为身体状态太差而看花了眼。说起来,刚才的睡梦中也感觉到身边有人。他默默地想。


但是在这样深的地下,除了他这么个走霉运摔下来的神机使以外,怎么可能还有其他活人……或活物——除了荒神——当然,考虑到他在这里躺了19个小时仍然没有被吃掉,可能这里也没有荒神。




就像比斯凯特所说的,这里是个相对而言很安全的地方,他能做的也只有一边恢复体力,一边等待同伴到达这件事而已。






————




同一时间,在亚尔青特矿井深处,三日月刚解决了一头破颜金刚。一旁支援的尤金才想松口气,眼角却瞥见了错综的矿道里又亮起了青白色的光芒,一只巴玖拉从里面飞扑了出来。


“三日月!巴玖拉在你身后!小心!”他立刻紧张地喊了起来,眼看着满身闪烁着雷光的荒神扑向了没有防备的同伴。


“哦。”而被提醒的人,只是轻描淡写的应了一句,然后从倒在自己身边的破颜金刚尸体里拔出了神机,看也不看就转身一抡。黑色蓄力矛的前端狠狠地砸在了飞扑而来的雷兽脸上,同时展开的捕食装置咬住了荒神的脖颈。随后他顺着原来挥击的方向,双手握住了矛柄,将被神机咬住的荒神整个抡起来砸到了旁边的岩壁上。


再次拔出已经占满了血污的神机时,巴玖拉的脖子已经被啃咬掉了三分之二,身体还未滑落到地上就已经咽气。




“三日月!抱歉!刚才让一头巴玖拉逃到你们那边去了!”追着雷兽跑到三日月旁边的拉芙塔焦急地道着歉,但是看到已经死亡的荒神时,一下子也失去了话语。


“没事。”矮个子少年随意地抹了抹溅到脸上的血珠,面无表情地抬头询问起了同伴,“拉芙塔你们那边都解决了吗?”




明明经过了这么激烈的战斗,而且还一次轮换休息也没有使用过,三日月却还是一副没事似的样子,连气都没怎么喘。那双蓝色的眼睛在昏暗的矿井里面像没有温度的无机质一般。


“……啊……是啊,刚才这头是这一波的最后一只。”被那双眼睛看着的时候,拉芙塔没有来地打了个冷颤,然后勉强点了点头。


“暂时先回临时据点做休息,同时和奥尔加联络仔细了解他现在的情况。”名濑在拉芙塔之后与他们集合,提议道,并且特意指了指三日月,“尤其是你,不准再往下猪突猛进了!”


“知道了,正好也要补充食物了。”这一次,三日月平淡地点了点头,转身就往临时据点走去。




“…………那个小鬼真是越来越厉害了……都不像人了。”环顾着周围成堆的荒神尸体,名濑有些担忧地开了口。


一旁的拉芙塔也皱着眉,歪过脑袋,“三日月这家伙,昨天还不是这样的,今天却让人感到有些害怕呢……果然还是因为奥尔加的关系吧……”


“有时候我也会这样觉得……”从制高点跳下来的尤金向他们俩耸了耸肩,然后摸了摸后脑勺,“但是,对于我们来说,三日月不管怎么样都是三日月,是可靠的同伴。”


“这我当然知道。”塔宾斯的领队垂下肩叹了口气,等尤金也走回去后,才用只有自己听得到的声音感叹了一句,“这才是让我担心的地方啊……”




回到了临时搭建的简易据点内,本来在休息的其他神机使已经都起来了,兴奋地围在比斯凯特身边,显然也已经知道了奥尔加的消息。


参谋回过头看了看他们,然后就打开了通讯频道。


“奥尔加, 这里的战斗暂时告一段落。你那边情况怎么样?”


<……就按照你所说的,原地待机,这里一切正常…>奥尔加的声音过了一会儿才响起来。


“奥尔加,你的声音听上去很累。”三日月几乎立刻就听出了对方声音里面的无力感。


<……哈哈,三日你的听觉也太灵敏了……>通讯器另一端的人无奈地苦笑了一下,<没办法,毕竟还是受了点伤,现在还在恢复中。>


“伤势严重吗?”昭宏立即问道。


<还行吧,毕竟从这么高的地方掉下来,之前还碰到了新型的荒神,差点被炸死。但现在还四肢健全的活着,通讯也恢复了,真不知道到底算是运气好还是差。>


“…………等等!新型荒神!!?”众人一下子被奥尔加话里的信息量震惊到了,“这种事情你早说啊!?怎么样的?你没事吗?“


<是头背上有炮台的可以操纵火焰的荒神,听觉很好,虽然是新型,却并不难对付。只不过解决它的时候正好碰上了又一次强震,然后那家伙死前还自爆……>


“你绝对是运气太差。”尤金诚恳地评价了一句。


<……就算是那样吧。但是,现在并没有大碍,而且我所在的地方不知道为什么没有荒神,所以可以安心地一边恢复一边等你们。>顿了一顿后,奥尔加的声音接了下去,<所以,三日你不用太冒进,好好休息一下。>


“……没关系,我不累。”


<三日……不要让我太担心了。>


“…………”


众人的视线默默地集中到了黑发少年身上,不知道现在这个状态的他会如何应答。


而被注视着的三日月则皱着眉头,沉默了一会后,才点点头,“好吧,我知道了。”




至此,所有人才松了一口气似得垂下肩膀。然后比斯凯特像是怕三日月反悔似得立刻安排好了之后的轮班,“昭宏,西诺,但丁和阿吉小姐进行道路探索和荒神剿灭。三日月、尤金暂取休息,名濑先生和拉芙塔小姐在据点周边防御。按照现在的前进速度,应该还需要几小时才能到达奥尔加所在的地点,而且路途上会有什么样的荒神仍然不确定,总之必须保持警惕。”


<恩,我在这里暂时很安全,所以你们不用……>


奥尔加的话没有说完,刺耳的蜂鸣声让所有人稍微放松的神经再次紧绷了起来。比斯凯特立刻看向了电脑终端的屏幕,警报的内容让他神色凝重起来。




“……又……又有大型荒神的神谕反应!”参谋紧张地念出了神谕反应的详细描述,“神谕反应很强烈,超大型荒神,和数据库中的资料都比对不上……”


“又是新种吗!?”名濑瞪大了眼睛,“最近究竟怎么回事?新型大甩卖吗!?”


“比斯凯特,那家伙位置是?”


“距离这里10km,正在移动,从位移方向来看的话……”比对了一下地形图之后,参谋的脸色更差了,“糟糕!它正在向奥尔加的位置移动!?按照这个速度约2小时后接触……这可怎么办!?”


<冷静,比斯凯特,荒神的移动方向还只是推测而已,并不一定会到我这里。三日也不要轻举妄动。>奥尔加似乎立刻猜出了同伴们的打算,竭力安抚他们道。


但是三日月已经拿起了刚刚安置在拘束器上的神机,然后转过身对着通讯器无奈地说了一句话。


“抱歉,奥尔加。不能答应你这一点了。”


随后,都没有等待奥尔加后面的回应,他就跑出了据点。






————TBC————


给没玩过噬神者的人的荒神豆知识:


背上有炮台的荒神叫拉巴娜,虽然说是接触禁忌种,但是其实真的很弱。这种荒神单只的话绝对比巴玖拉还好打。但是如果成群的话……呵呵呵,分分钟教你重新做人……因为听觉太好,根本分断不能的荒神,只能混战。


这种荒神炮台底部有太阳核熔炉。一旦在周围引发爆炸的话就会造成信号干扰。


这里稍微做了点设定变更,让拉巴娜本身的存在就会引起通讯干扰,也就是说,之前他们无法通讯就是因为这头拉巴娜的关系。而这头荒神一死么,自然就恢复通讯了。同样,游戏中这个荒神并不会自爆啦,也只是为了剧情方便……不要在意细节。




下回预告


新的荒神是之前GEB的DLC中的荒神之一哦————谁猜中给奖励!(??!什么奖励!??)





评论
热度(18)
  1. 第四面墙太阳黄鱼的基地 转载了此文字

© 第四面墙 | Powered by LOFTER